— UP for HongKong! — "醒吓啦, 香港人!"

醒吓啦, 香港人!

Month: 三月, 2012

學者指自由行害港

by 俞是火

學者指自由行害港

【蘋果日報. 引述經濟學者:雷鼎鳴 —– 2012.03.09】

.

眼見自由行旅客瘋狂購物而引致的社會問題,主張自由巿場的經濟學家雷鼎鳴亦認為政府必須改變目前政策。
他指香港非但不是自由行最大得益者,還為招呼他們來購物付上代價,包括租金和物價上升,本地人生活水平下降,以免香港由一個國際城市降格成一個中國城市,政府需要改變目前政策。雷鼎鳴指旅遊業只佔香港 GDP百分之 3至 5,雖然自由行在香港豪花,但名牌手袋及奶粉等產品,都非香港製造,香港可以分到的收入其實有限。

旅客來源趨單一

他相信自由行趕走來自歐美及亞洲其它地方的旅客,會導致香港旅客來源越來越單一。「條街咁迫,佢哋唔會有興趣再嚟,就算未嚟過,見到啲酒店咁貴,都唔會嚟。」他亦質疑自由行令香港在沙士後起死回生的講法:「當年佢哋消費最多只佔香港 GDP百分之一,佢哋點救香港?」他提議政府撥地建專招待自由行的大商場,可以賺錢又不影響市民日常生活。

[ 原文 ]

信報評論: 香港不需要「雙非」孩童. 重點節錄

by 俞是火

【信報. 評論 —– 節錄自原文: 周永新\ 厚生經營 ……. 2012.03.12】

  • 統計處最新的資料顯示,去年全港出生的嬰兒共九萬五千四百個,其中54%是本地居民生的,共51500個;46%是內地孕婦生的,共43900個;內地「單非」孕婦生的嬰兒佔19%,8100個,「雙非」佔81%,35700個。以上數字,全部創近年新高。
  • 從人口發展角度看,香港並不需要「雙非」孩子的加入。以去年計算,本地婦人生的便有51500個,如果加上「單非」孕婦生的,差不多有6萬個,十分接近回歸前嬰兒出生的水平,已足夠保持香港人口穩定增長。
  • 除了床位短缺、令公私營醫療資源失衡, 雙非還帶來連串問題.
    [教育] 怎樣計算「雙非」兒童對各級學位的需求?這應是政府在制訂人口政策的第一個難題。[醫療] 有報道,一些患有殘疾的「雙非」兒童,其家人願意把他們留在香港接受治療,因返回內地,醫療費用可能是天文數字。幾年前,內地有「毒奶粉」事件,一下子有六萬個內地居民在港所生的子女回來檢驗。可見,「雙非」孩子一旦健康出現問題,最終還是會返回香港求醫。[房屋] 「雙非」兒童如果返港定居,就算有親人為他們提供住所,但長遠,政府如何計算他們對住屋的需求?把「雙非」兒童計算在公共服務規劃之中,又有什麼準則可作跟隨?「雙非」兒童若回港定居,父母不是香港居民,與子女分隔兩地,既不快樂也不理想。給予「雙非」父母可優先來港定居,不公平之餘更令港負擔不勝負荷。

香港既不需要「雙非」孩子,他們來港定居對自己、對家人也未必有好處,這樣,為什麼還要繼續讓父母皆非香港居民的孕婦來港產子?「雙非」孩子只會打亂人口規劃,對家庭的完整性產生負面影響,這樣對香港人口的發展只會弊多於利。

最後周補充一點:我雖贊成阻止父母皆非香港居民的孕婦來港產子,但對於十五六萬這類已擁有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的孩子,我們不應歧視,如果他們決定在港定居,政府應一視同仁,盡力栽培他們長大成才。因為門戶是政府自己打開的,不能推罪於進來的人。

特首選舉 節錄.

by 俞是火

特首選舉 節錄.

唐英年的賣點是社會共融,而梁振英的主打是長遠規劃。

兩份政綱其實反映一項令人神傷的事實,
就是在過去七年曾特首的領導下,
政府政策嚴重傾斜地產界(或大地產商),

超過一年或不會引起萬人上街的問題政府不去處理。

所以今屆政府講了七年的人口老化問題連一份研究報告也拿不出來,
退休保障及醫療不足等問題亦只是靠年年派錢敷衍了事。
因此,唐英年在他的政綱內重複研究的濫調和即時派錢的做法,

對期望有根本改變的不少港人,並沒有號召力。

[信報: 2012-03-14 特首選舉 節錄] 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 

這樣的選舉, 只有叫人愈看愈無奈, 我們要齊聲高呼:

「我要有權選特首!」

醒吓啦, 香港人!系列之. — 請別打擾我!

by 俞是火

二十多年前, 談回歸, 港人惶恐不安, 一度湧現移民潮。離開了, 寄望可將一切荒謬之事都拋諸腦後, 奔向美好。然二十多年後, 離開過、沒離開過的數百萬人都仍聚在這裏。

最終, 香港人如常生活, 依附着暴發的強國, 那兒無度腐敗, 又如何?! 我們仍然可棲身於這小島之上便是了!  國家這題目太大也太遙遠罷; 政治這名詞太高深也太污穢了, 香港人一向只想「好好的」、「冷冷地」生活, 請別打擾我們!

這些年來, 我們眼見港府的官員都缺乏遠見和承擔, 城市變得不事生產, 最大的能耐就只剩炒炒賣賣。這地方一直急不及待的拆掉自己的過去, 將文化堆填, 趕緊建造的到頭來就只有地產項目和更多的地產項目。房屋不再是人們所需之實際居所, 而是淪為炒賣的投資工具, 又如何?  我們大都仍有瓦遮頭便是了。 在炒賣城市生活的人大都是麻木的, 低着頭貫徹港人拼搏賺錢的精神, 以樓為人生目標繼續進發吧, 請別打擾我們!

在這裡, 教育一塌糊塗, 孩子是明日的棟樑麼?不好意思, 政府的資源實在「沒法子」給他們多一點關注、給家長多一點選擇。師生比例的降低是種「浪費」, 非得要幹掉那些浪費的學校不可, 因為擠壓的課室及課程才代表高效。為了保證孩子都得到更擠壓、更高效的教育, 政府決定開放緊絀的資源, 在毫無規控下放血引入無盡雙非人口建港!不過, 管它呢, 沒兒沒女的難道要杞人憂天麼? 而有兒有女的人還學不懂按捺包容, 就是活該了! 學什麼人做父母呢?還是專心做回向錢看的香港人吧, 賺錢再賺錢, 把孩子送進國際學校或送出國不就是了。不行的話, 讓孩子多受愛國教育, 把頭再壓低一點, 千萬別想與別不同的事情, 生活就會過很愜意的了, 所以請別打擾我們 !

再者, 其實真的可別說教育了, 近年這城市連產床、奶粉都缺, 生兒育女的念頭根本就已隨之而打消嘛, 還怎用擔心迫爆產房後泛濫的雙非會繼而衝擊兒科、教育、房屋以至進一步令將來的社會失衡呢? 香港人實在該很安心才是, 挑起事端的人實在是居心叵測 ! 我們都不是憤青, 不要想孩子, 不要想將來, 只要今朝有酒, 所以還請別打擾我們!

最後, 請不要忘記香港是國際大都會, 是回歸後50 年不變一國兩制的樣板城市, 香港人的生活絕對是忙碌的。當工時以外難得擠出的時間還不確定該用來吃、拉、睡、病、還是給家人點個頭的時候, 你不是期望還會有人認真的為這城市的將來站出來談什麼公義、文化、規劃吧?  人們已差不多連自己的將來都掉失了, 最常記的就只有一切的升升跌跌和要送孩子多去幾個興趣班。不要問還為孩子舖張是否自相矛盾, 就當港人都懂得活在「當下」, 是減壓吧!

秒秒鐘幾十億上落的城市, 手中無權無票的市民都習慣了不作無經濟效益的反抗。 極度的心理不平衡, 另一麻醉法, 便是選擇只限虛擬的爆發以作自慰。發洩過後, 有人加建地窖又好;參加海陸空全包遊又好;  什麼自駕遊、自遊人、雙非家庭人口是港人口6倍也好; 特首選情直迫電影情節都好…… 當中只有「閒事莫理, 眾地莫企」才是硬道理。

香港人, 以上代表你想法嗎? 

只要衣食足, 再加一點自慰的自由, 因為免得麻煩、免得嘈吵, 我們就要用短暫的表面和諧去換取長遠的倒退腐化和更深的撕裂?!

當我們為在公車上一再被上下其手卻仍若無其事的少女不值, 請看看一直被漠視和踐踏的民意。 

真的要等到23條給通過了、等到沙士重臨、等到旅港陸客升至香港人口之十陪以上( 現已是本港人口之6倍)、等到再有5月35日的震撼、等到孔慶東也被欽點成為特首, 才再算嗎? 

))) 醒吓啦, 香港人! 

請不要忘記一如清拆皇后, 政府的說詞是「遲了反對就代表你本來就不反對!」

對於一切不知所謂的膠事, 你本來就不反對?

2成雙非童擬湧港讀小學.

by 俞是火

2成雙非童擬湧港 小學添壓

教育界4招解困 寄住恐現青年問題

【經濟日報. 報道 —– 2012.03.12】

雙非童紓緩本港殺校潮,但亦令學額變得緊張,甚至引發社會問題。統計處數據顯示,逾兩成雙非父母有意讓子女在小學階段來港,教育界預期數年後,小學便出現壓力;更擔心雙非童寄居監護人家中,易衍生青少年問題。

小學議會正與教育局商討,以分散學生、增加班額、復班及復校4招解困。

不過,有內地補習社指,一般雙非父母只求子女得到香港身份證方便出國,實際計劃中學階段或之後才來港。

統計處連續兩年向誕下雙非嬰的內地夫婦進行初步意向調查,當中表示擬安排子女21歲前來港者,兩年統計都超過6成,而表示小學或幼稚園階段來港的,有上升趨勢,去年的調查分別都超過兩成(見表)。

以3萬多名今年在港出生的雙非嬰計算,即分別有6,000多人將可能於數年後來港升小一及幼稚園。

 

跨境童現已迫爆 倡准復班

身兼城市大學社會科學部高級講師的教協會長馮偉華預計,雙非童將於數年後為本港小學帶來壓力,因本港小學正推行小班教學,需增聘教師,而課室及校內設施亦未必足夠應付。他促請當局盡快掌握實際來港人數,以便應變。

港大社工及社會行政學系講座教授周永新指,雙非父母的意向調查未能作準,須持續追蹤有否轉變,才能掌握人口趨勢;現時教育局沒作追蹤,單是跨境童湧港,已令邊境地區學校迫爆。

據局方數字,本學年分別有逾5,000名跨境童入讀本港幼稚園及小學;北區小學校長會執委陳紹鴻直指,這批學童迫爆上水80校網,本學年欠缺500個學額,令不少學生要跨區上學,料下學年問題再惡化。該會已要求教育局,容許有關學校將每班人數由25增至最多30。

資助小學議會副主席張勇邦認為,增加班額只宜作為過渡措施,局方應同時讓縮班學校「復班」,及在口岸宣傳,如「住在南沙的學生,去屯門上學比北區更近。」但長遠應讓已殺學校翻生:「讓有實力的學校,利用區內已停辦的校舍,開設分校。」他補充,現時仍有很多超額及合約教師,暫不會出現教師荒。

 

粵補習社:多中學才擬來港

不過,廣州補習社英訊理想教育校長楊煒聰稱,當地雙非父母對是否送子女來港讀書,多心大心細:「他們主要想為孩子取香港身份證,方便出國,進可攻,退可守,不一定要去香港。」又指雙非父母一般讓子女在內地讀幼稚園及小學,並補習英文作裝備,待中學階段才考慮是否來港,寄住親友家中或獨立生活。

事實上,雙非童寄住親戚或監護人家中亦可能衍生社會問題,馮偉華擔心,本港誘惑多,沒家長監管下,他們於成長期易學壞,引發青少年問題,成為本港社會的負擔,建議當局及各學校要仔細研究管教及監護人問題。

教育局回應,跨境童主要就讀於北區、大埔、屯門及元朗,會參考學齡人口推算數字,及內地新來港和跨境童的最新人數,估計對學額及相關資源的需求。(系列三)

原文 ]

撰文:蔡瑤、吳淑珊、王明瑜 
系列名:中港矛盾系列

「雙非」問題繫於《基本法》第24條

by 俞是火

「雙非」問題繫於《基本法》第24條

【信報. 評論 | 林峰、王書成 —– 2012.03.09】

如何解決「雙非」孕婦來港產子,已成為香港社會關注的焦點問題。雖然政府、立法會各黨派議員、學者,以及社會各階層人士已提出一系列解決方法,但長期以來,這些爭論很大程度上均沒有離開作為規範中軸的《基本法》第二十四條;已有的「吳嘉玲案」、「劉港榕案」、「莊豐源案」到「外傭居港權案」,再到現在的「雙非」問題,均未能脫離與它的關係。

早前,在保持第二十四條不變的前提下,為了緩解法院判決可能帶來的香港人口膨脹等的社會後果,相繼採取了人大釋法等方式予以應對,但其中的癥結還是隱藏在第二十四條之中。

與其他國家比較來看,筆者認為,目前香港居留權問題的癥結很大程度上是由於《基本法》第二十四條的法理錯位所造成的。

調整制度 反受限制

從《基本法》第二十四條的規定來看,主要包含以下兩個方面的內容。

首先,對香港永久性居民和非永久性居民從概念上作出抽象的規定;其次,對如何成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的情形進行具體規定,即該條(一)至(六)的情形。這種具體規定,無疑使得居留權的具體內容具有了憲法權利的性質。

那麼,居留權的具體內容是否具備憲法權利的性質?筆者認為,把居留權的具體內容定位在《基本法》之中,並不符合居留權的法理定位。

首先,由於居留權的內容與一個國家或地區的移民政策和制度密切相關,因此必然要隨着社會結構的不斷變化而有所調整。如果把居留權的內容具體規定在憲法之中,那麼由於其他的法律或法規都不得與作為最高法的憲法(即《基本法》)相牴觸,從而使得任何法律或政策層面的合理調整,均失去應有的空間,這明顯不具有社會正當性,而會使香港的移民政策和制度陷入了一種僵局,因為每當香港政府根據社會發展的需要,而進行法律或政策層面的調整時,《基本法》第二十四條中的具體規定,自然會導致對相關調整的憲法上的「質疑」。

其次,其他國家的經驗告訴我們,與香港永久居留權相通的國籍(citizenship)問題,其具體內容一般都是置於一般法律之中,而不是賦予其憲法權利的性質。如《法蘭西共和國憲法》第三十四條規定,法律應由議會投票通過。法律規定有關下列事項的準則,其中包括:……國籍、人的身份和能力、婚姻制度、繼承和贈與……。第七十七條規定,在共同體中只有一種公民資格。

多國憲法 規例類似

德國的情形也與此類似。德國《基本法》第十六條只對公民資格(或國籍)進行抽象規定,即:

一、德國人民的國籍不得剝奪之。國籍的喪失須根據法律,如違反當事人的意願時,並以其不因此而變為無國籍者為限;

二、德國人民不得引渡於外國,在符合法治國原則的情況下,得以法律就引渡至歐盟會員國或國際法庭為其他規定。

《南非共和國憲法》在第一章《基本條款》第三條規定:

一、一般的南非國籍(there is a common South African citizenship);

二、所以公民平等享有權利、特權和公民所享有的權益,且平等承擔公民義務;

三、國家須制定法律來具體規定國籍(citizenship)的取得、喪失和恢復。

其在第二章(權利法案)第二十條只規定:任何公民不被剝奪國籍(citizenship);《日本國憲法》的規定也與此相通,其只在第十條抽象規定「日本國民應具備的條件由法律規定之」; 加拿大等國憲法的規定均與此類似。

當然,不排除基於國家特殊歷史等因素而採行一些特殊規定的可能。如美國憲法第十四條修正案第一款規定:所有在合眾國出生(born)或歸化合眾國並受其管轄的人,都是合眾國的和他們居住州的公民。

雖然美國憲法規範在整體上也只進行抽象的概念式規定,而對作為具體內容的永久居民綠卡(Green Card)制度或國籍(citizenship)取得等內容交由一般法律予以規制,其中包括《聯邦法規彙編》第八部分(Title 8 of the Code of Federal Regulations)、移民與國籍法(Immigration and Nationality Act)等法律法規。

 

林峰為法學博士、香港城市大學法律學院副教授、中國法與比較法研究中心主任;

王書成為法學博士、香港城市大學中國法與比較法研究中心研究員。

跨境客 10載後年達 2.66億

by 俞是火

跨境客 10載後年達 2.66億

【蘋果日報. 報道 —– 2012.03.09】

.

【記者黎穎詩報道】國家旅遊發展局有意在暑假前將自由行擴大,讓東北地區居民亦加入來香港購物行列,同時方便粵港兩地有車階層的自駕遊會於本月底展開,國家發改委又會研究展開富豪遊艇自由行。香港究竟可以招呼多少國內遊客? 港府拒絕透露與內地商討自由行措施的資料,泛民立法會議員擬於今日召開的交通事務委員會會議上,討論用「特權法」迫令政府公開有關協議,本報最近發現一份兩地政府於四年前做的研究,預測十多年後跨境旅客每日數目會是去年的十倍,全年會達到 2.66億人,是本地人口的 31.7倍。

環境變壞香港將爆煲

這份深圳規劃局與本港規劃署在 2008年做的研究預測,到了 2030年香港的跨境旅客人數會達到每日 146萬人,這群人中,有 95%,即約 139萬人是陸路跨境旅客,其餘是空運及水路。在回覆本報的查詢中,規劃處只透露是參考了兩地人口規模、經濟發展水平、政府政策及未來的交通基建作出預測。 公民黨副主席黎廣德預計每日 73萬遊客會令垃圾增加 11%,納稅人每年要多花 2.3億元處理垃圾,而自駕遊的國內車會帶來更嚴重的空氣污染,因一輛國內車的排放相當於三架現時合格在香港行使私家車的三倍。 其它關心本港城市規劃及環境的專家亦警告,有限的土地資源會不勝負荷,而香港人的生活質素,由人均空間、消費、空氣質素會急劇下降,香港終會「爆煲」。他們指出即使有錢可以解決超大量遊客帶來對能源的負荷,例如電、食水、排污,錢是不能令已被破壞的天然資源恢復過來,指責「政府忘記咗每一個香港巿民都有權享受好嘅生活環境。」。

目前遊客是港人六倍

有研究台灣旅遊政策的香港當代文化中心總監黃英琦警告,假如不改變現時的旅遊政策,香港會「爆煲」。她說:「家遊客係本地人口嘅六倍,我哋啲政策已經遊客至上,遊客嘅負面影響已經出現。」反對香港被規劃成員陳劍青要求政府停止在黑箱作業的情況下,與北京達成所謂中港融合的協議,要求按既定諮詢程序,獲港人同意才可執行。

[ 原文 ]

by whoamihaha

Henry PIG

Drawing Something … 唔係龍咩?? From FB

唐太:係我一手攪出黎嘅!

by whoamihaha

唐太:係我一手攪出黎嘅!
from Le Go Stories

公院不收雙非婦 逼爆私院中產愁

by 俞是火

公院不收雙非婦 逼爆私院中產愁 

【頭條日報. 社論 —– 2012-01-05】

丈夫為非香港人的內地孕婦(俗稱雙非孕婦),近年大批來港產子,引起香港孕婦不滿。一方面是她們佔用了公私營醫院的分娩服務,令到本港孕婦為預約牀位而增添壓力,而私立醫院在求過於供下加價,令港人孕婦怨聲載道。

如何解決問題,涉及人權原則、中港關係,以及多方面的實際考慮,不容易得出一個萬應萬靈的政策。由於議題備受關注,特首參選人紛紛獻計,主要涉及對雙非孕婦的政策,最新建議是明年起公營醫院停止接收父母均非港人的分娩個案,嚴厲打擊沒有預約的「衝急症室」行為。私營醫院方面要加強配額。

現在各種建議主要都針對內地孕婦來港,而且方案不斷「加辣」,幾乎接近一刀切禁止雙非孕婦來港;然而,細心檢視,方案存在不少紕漏,或會帶來反效果。

以禁止公營醫院接受內地孕婦為例,建議一旦實行,令人擔心可能令私營醫療需求迅速激增。另一方面,公營醫院主要提供自然分娩牀位,除非孕婦不能順產,才會剖腹產子。

在私營醫院剖腹分娩牀位有限,公營醫院又把內地孕婦全數推向私院下,最後可能苦了一眾本地中產孕婦,她們基於工作或其他實際原因,當需要剖腹產子服務,公院不提供所需服務,私院未必增加到名額,隨時推高收費,甚至無法找到牀位,中產一族又是否接受?

至 於一刀切封殺雙非孕婦來港,容易贏取港人掌聲,但對私院會有即時影響,而且犧牲了中港關係,兩地不再以有商有量原則,去解決共同面對的跨境問題。

影響民生的政策,必須細緻,分娩服務需求大,短期應爭取中央配合和加強對本地居民的行政保障,長遠應要以實際數據和需要來提高名額,並且理順本地和雙非的分流,才是真正治本的良方。

李一飄

[原文]